快捷搜索:

安徽“机器换人”现状调差_1

  Hello,everyone,I'mFeifei。7月19日,在安徽省合肥市举办的第19届RobCup机器人世界杯赛开幕式上,飞飞很忙,因为它是大会指定的中英文双向翻译员,要为47国2223名选手服务。飞飞属于语言机器人,它是科大讯飞和深圳优必选联合研发的一款智能人形机器人,此次翻译是其首次亮相,它可以实现高度的人机互动,并可以实现自由的人机对话、翻译等功能。

  同样很忙的还有陈小平,作为国内智能机器人研发应用领域的领头人,陈小平拥有多重身份:他是中国科技大学机器人中心和人工智能中心主任,还担任着RoboCup中国委员会主席。今年3月,安徽首个进行商业应用的云交互导购智能机器人可佳就出自他的团队。2011年,可佳曾在第15届RoboCup机器人世界杯比赛中荣获了亚军,2014年,可佳一举问鼎冠军。

  早在2007年,安徽省芜湖市就启动了工业机器人项目。2013年10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批复同意以芜湖为龙头的芜湖、马鞍山、合肥机器人战略性新兴产业区域集聚发展试点,根据试点方案,芜马合地区将被打造成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自主化机器人产业基地,形成机器人技术创新体系。

  从可佳、飞飞、陈小平再到机器人产业园,在安徽,机器人产业已成为政府、资本、企业竞相追逐的宠儿。为了营造机器人产业氛围,安徽省及合肥市更是不遗余力,连续两年争取到RobCup机器人世界杯赛承办权。但对机器人产业来说,一面是火热的产业热情,一面却是冷清的市场现状。

  工业机器人使用不足1000台

  在安徽芜湖,埃夫特公司机器人展示间里,一台搬运机器人轻松地将20公斤的设备零件准确搬运落位;在奇瑞汽车第五焊装车间,抓取、点焊、拼装等都由机器人完成,每个动作都精准利索,这些机器人有一个统一标签:芜湖造。

  目前中国市场的工业机器人,国产与进口比例约为3:7,中高端市场上,进口机器人更是垄断了90%以上的市场。埃夫特公司副总工程师肖永强博士告诉记者,埃夫特已建成国内首条机器人批量装配线,销量位居国产机器人企业首位,一个产能1万台的机器人新工厂也将于今年4月底完成。随着我们这样一批自主品牌工业机器人进入市场,日本、德国等国际知名机器人制造企业的在华同类产品,都出现不同程度的降幅,有的降幅高达20%到30%。肖永强说。

  在与埃夫特相距不远的奇瑞汽车公司焊装车间里,埃夫特生产的机器人在这里担当重任,62台机器人被称为变形金刚,完成了几乎所有的焊装工作,工作人员则仅作为一个辅助角色使制造过程更加完美。

  机器人被大规模引进的同时,企业使用机器人的成本难题也逐渐得到解决。多名受访的安徽机器人产业人士均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目前企业引进机器人,大概1至3年就能收回成本。这意味着,大型企业完全有能力引进机器人。

  但是,截至6月底,安徽全省共生产工业机器人900余台,比2014年同期增长30%。安徽本土机器人制造厂商,虽然埃夫特宣称,有自己的自主研发,但在核心部件方面,技术仍然受制于国外。

  目前机器人大多为非标准机器人,即按照下游中小企业的特定需求定制化生产,而国外几大企业更多是批量化生产的标准化机器人,非标机器人能够适应国内中小企业复杂多变的作业环境,但由于难以批量化生产,这种模式很难孕育出龙头企业。合肥联鑫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欧秉承在接受本记者采访时说,让他担心的是,目前市场存在大量简单组装集成的机器人企业,其加工条件和产品质量让人担忧,更为重要的是,机器人产业刚刚起步,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已经明显。

  机器换人,政府似乎比企业急

  在第19届RoboCup机器人世界杯赛比赛期间,中国电子学会秘书长徐晓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20052014年的10年间,我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销量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32.9%。2014年中国工业机器人市场销量达5.7万台,同比增长55%,约占全球市场总销量的1/4,连续两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工业机器人市场。2014年,国内企业在我国销售工业机器人总量超过16900台,按可比口径计算较2013年增长25%,考虑前期研发企业实现投产、新企业进入等因素,实际销量增长76.6%。从具体企业看,超过85%的国内企业销售量较上年增长,部分龙头企业销量增幅近50%。中国工业机器人处于产业形成和快速发展期,服务机器人、特种机器人也开始形成一定竞争力。

  我们原来计划今年产值翻番,现在看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欧秉承说,受经济不景气影响,制造业市场上同质竞争、压价竞争比较严重,企业几乎没有利润,一些企业主对加大投入的热情不高,影响机器换人步伐。另外,在安徽市场,劳动力短缺问题不突出,对企业来说,机器换人的动力没有沿海地区大。

  与此相对应的是,工业机器人的售价却在逐年下滑。以前每台(机器人)的价格在100万元左右,近几年每年下降率大概在30%,差不多只用以前1/3的成本就能买到。肖永强坦言,如果不是劳力特别紧缺,企业并不急于机器换人。

  但这并未影响到机器人产业加速狂奔的步伐。

  安徽省经信委装备工业处处长沈忠林说,安徽机器人发展是从2009年开始,2012年提出进行重点支持,2014年销售收入达到30亿元,2015年目标是培育3家至5家产值超50亿元的龙头企业,形成产业规模超200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安徽有机器人集成加工企业50多家,这些企业很多都是招商引资来的,掌握了一定关键技术的企业不到10家,而真正掌握核心技术的企业一家都没有。

  市场需求是各地争相上马机器人产业的根本原因,但在欧秉承看来,那些大量简单组装集成的机器人企业,根本没有市场订单,也没有做市场调研,不排除很多是冲着补贴来的,组装一台机器手臂就补钱,政府太急了,这样对整个产业非常不利,大家都跟着上,没有人去搞研发,会把这个行业原来的节奏人为打乱,这也是我们决定将主要精力放在系统集成上的原因,不能只看小利,盯着那点补贴。

  机器人到底缺什么才最值得关心

  尽管从台湾来内地工作已经超过10年,在安徽也有两年多,欧秉承仍有很多不适应。

  现在机器人市场有点非理性。欧秉承说,他们当时做了市场调研,发现机器人市场的核心关键零部件有80%依靠进口,按理说这么高的进口比例,机器人市场需求非常高,不应再重复类似光伏产业低端过剩高端不足的缺陷,但事实上却非如此。各地都在搞机器人产业园,在内地的很多地方,制造业本来就很弱,根本没有机器,却还提机器换人。机器人产业特色非常明显,它是一个配套产业,是供应链产业,独立搞一个机器人产业肯定是要失败的。

  在参加第19届Robo Cup机器人世界杯赛期间,英特尔公司全球副总裁、英特尔物联网工业和能源部门总经理倪健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中国、日本、德国是世界范围内主要的机器人市场,占全球机器人销量的70%,机器人市场的增长主要来自中国市场驱动,同时需要生态系统通力合作,中国机器人产业生态系统非常完善,并且有政府的全力支持,中国应在技术方面进行特别关注,机器人四大关键技术,包括计算、视觉、语音、驱动。

  欧洲机器人联合会副主席,KUKA机器人公司研发副总监Rainer Bischoff在第19届Robo Cup机器人世界杯赛期间演讲时更是呼吁,从整个工业的角度来说,机器人背后有很多移动控制的挑战,有很多其他的要求,算法和应变能力要提高,成本也要继续降低。

  这些与政府关注点均有差异。

  2015年年初,安徽省经信委组织的针对当地30个机器人应用企业的调研,得出的结论是,2015年安徽市场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增长空间在2000多台。机器人的经济效益明显,以汽车生产线为例,一个工作站能替代3个人,按照每人4万元/年的人力成本计算,一个工作站替换的成本在12万元;而工厂往往是两班制,一个工作站每年替换的人力成本则为24万元,同时,制造业人力成本还在以每年10%左右的增速上涨。

  当前机器换人浪潮中,更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利用机器人来改变工艺生产流程。否则企业会发现用了几年之后,招工问题是解决了,但如果不解决制造周期、成本以及整个工艺流程的问题,产品仍然没有竞争力。如果是简单的机器换人,那世界上这个任务早就完成了。欧秉承说。

安徽机器换人调查(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